新航注册登录服务中心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新航代理|马未都控股的企业陷解聘风波!拍品减少、价格走低 已成拍卖业公司难题

图片来源:观复APP截图新航代理

  素有“京城第一收藏家”之誉的马未都,近日陷入一场舆论风波。

  北京观复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复文化”)是一家马未都控股的企业,该公司员工张斌近日在电话中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在未经提前协商的情况下,自己被观复文化单方解除劳动合同,且公司至今未提出赔偿事宜。

  据张斌介绍,观复文化共有员工86人,一开始有80余人收到了同样的解除劳动合同相关通知。不过,这一数据未能获得观复文化方面的证实。

  天眼查显示,观复文化由马未都持股95.2%,马天(马未都之子即名为马天)持股4.8%。

图片来源: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截图

  张斌说,公司日常经营中,马未都是通过CEO等人转述他的要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6月以来,马未都的微博账号及抖音号仍在正常运营。就在7月2日,马未都更新了一条微博,称“暑假快要到了,来观复博物馆看看‘猫大趴’”。

  7月2日,记者致电观复文化,意在就风波中的焦点问题进行核实,但对方工作人员婉拒了采访。记者随后拨通了观复文化财务负责人、执行董事、经理陈业的电话,对方在沉默数秒后挂断了电话。7月3日,记者来到观复文化办公地,工作人员表示陈业等领导暂时不在公司,记者留下联系方式和采访问题后离开,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鉴于公司方面并未给出官方回应,上述纠纷真相如何,尚不确定。但透过这场风波,外界能感受到一丝拍卖市场的凉意。

7月3日,摄于观复文化办公场所内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杨煜摄

  “领导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收到这个通知”

  根据张斌提供的《解除(终止)劳动合同通知书》(以下简称《通知书》),观复文化以“劳动合同订立时所依据的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致使劳动合同无法履行”为由,提出解除与员工的劳动合同关系。

  这一封通知令包括张斌在内的多名员工深感意外。“甚至我的直属上级领导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收到了这个通知新航代理,”张斌说,“当时我们员工聚在阳台上,互相在讨论到底谁收到了,后来发现大家都收到了。”

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张斌说,观复文化共有员工86人,一开始有80余人收到了同样的解约通知。但需要说明的是,这一数据未能得到观复文化的证实。

  对《通知书》中所写的“经公司与您协商,未能就变更劳动合同达成协议”,张斌并不认同,他的说法是:观复文化在通知发出前并未与他本人进行协商,也始终未对“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作出充分解释。张斌还表示,观复文化在上述解约通知中称“关于补偿事宜等待公司后续通知”,但他也迟迟未收到补偿方案。

  6月初,多名遭到单方解约的员工提交了劳动仲裁申请。张斌在其劳动仲裁申请书中写道:(观复文化)事先并未与员工沟通商议,属于单方面通知,且公司无法出具证据满足“客观情况发生重大变化”的三种情形,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

  按照张斌提供的资料,观复文化随后主动“收回”了前述解约《通知书》,并向员工致歉。

  在张斌提供、落款时间为6月22日的“收回通知”中,观复文化表示:“这个月大家都对工作及未来担忧,缘由是接到《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发出这个通知公司的确欠考虑(原来公司考虑尽可能的先行解决员工的工资问题,同时让员工们早点知道公司目前困境,为谋求新工作提供充裕时间),但是公司良苦用心未能获得员工理解,那么公司决定收回给您发出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并向您道歉。”

  但按张斌的说法,一些员工对观复文化的上述说法并不“买账”,坚持进行劳动仲裁。张斌说,目前,除了申请仲裁的员工,其他员工均收到了迟发的工资, 摩登7注册登录服务中心“(公司)不给申请仲裁的人(补)发工资, 星欧注册登录服务中心去问, 大众注册登录服务中心他又说你撤销仲裁我就给你发”。

  按照公司2023年年报, 卧龙注册登录服务中心观复文化办公地位于北京著名别墅区顺义潮白河板块东方太阳城内。

  7月3日上午,杏宇注册登录服务中心记者来到观复文化办公地,还是看到有零零散散的员工分布在几个办公室内。

7月3日,观复文化办公地图片来源:每经记者杨煜摄

  记者向在场工作人员请求针对此次风波与公司领导对话,但被告知领导们暂时不在。离开前,记者留下了联系方式及采访问题,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员工回忆:APP上的拍品在减少

  “解聘风波”新航代理,让人开始关注观复文化的现金流问题。

  张斌提供的、落款6月22日的“收回通知”中称:公司今年在所涉及领域和项目业绩均出现明显下滑,大家明显感到严冬已经到来,入不敷出导致公司第一次没能在发薪日按时发工资,“这让大家心慌,我们先说一声抱歉”。

  据张斌介绍,观复文化的主要业务包括文物拍卖以及文创周边、图书销售等,公司最鼎盛的时期主要依靠拍卖业务,但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拍卖市场不像之前那么火,公司的拍卖业务也没有之前那么好。

  在个人玩家南南(化名)的印象里,早在多年前,所谓的礼品市场或收藏市场就已经遇冷,一些贵价拍品出现的频率也在减少。“2015年,一些拍卖行业的大佬,口风就是拍卖进入寒冬了。”

  张斌称,春节前,他明显感受到公司有了变化。“先是迟发工资,然后还有一些情况,比如我们的拍卖(业务)来不了货,拍品很紧张。”张斌回忆说。

  赵女士曾在观复文化旗下的北京小观拍卖有限公司任职,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她坦言公司这两年的拍卖业务运转得不是很好。“最开始的时候,新航注册这个拍卖周期,一天的话,它计划的拍卖(品)基本上都是十件,然后逐次减少,后来变成七件,现在我看到他们APP上面只有5件了。”

图片来源:观复APP截图

  据赵女士介绍,公司效益出现转变苗头是从2022年底开始。2022年下半年,管理层换成了一位年轻的男生。

  张斌则表示,2022年开始,观复文化开始做抖音直播,他们曾做了几场大的直播,但马未都早年在直播中遭遇过另一场风波,“他从那之后就不播了”。

  “京城第一收藏家”、文化名人马未都无疑是这场风波中的另一大焦点。

  天眼查显示,观复文化由马未都持股95.2%,马天持股4.8%。

  赵女士说,马未都表面上可能不会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公司表面上都有管理人,至于马未都是否是最后的决策人,她并不清楚。

  张斌的说法是,公司日常经营中,马未都通过CEO等人转述他的要求。而在这次风波出现后,张斌在公司就没再看到马未都出现过。赵女士也表示,马未都经常在公司露面,但从来不会回答关键性问题。

  7月3日,记者在马未都微博留言,表达了采访诉求和问题,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收回通知”中表示,针对当前的困境,公司一直在想各种办法,短期用流水收入先发工资,长期寻求大公司兼并以获得输血再生,但这些都需要时间,希望公司员工能够理解。“公司目前考虑并正在进行的是寻求重组或兼并,已经和多家企业积极谈判,也已有企业表示积极之意,但这是大事,极短时间难以完成全部流程,也请员工们耐心等待好消息。”

  据观复文化2023年年报,除马未都和马天外,公司此前股东还包括宁波澎湃磐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王优、夏蕊、陈韡稼、陈丽萍等人。不过,天眼查显示,宁波澎湃磐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已于今年5月31日退出,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王优、夏蕊、陈韡稼、陈丽萍等人已于6月26日退出。

图片来源:天眼查截图

  拍卖市场现状:成交价格下降、拍品减少

  张斌和赵女士提到的拍品减少等问题,已经成为眼下很多拍卖行业公司的现状。

  就职于拍卖公司的灵灵(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由于拍卖周期长且回报不稳定,小公司线下拍几乎已经没什么“搞头”。据灵灵介绍,拍卖公司的货源通常有三种:老客户,这类渠道较稳;网上广撒网征集,以及自行到线下“找货”。

  然而,因近期拍品价格下降,老玩家和线下收集都受到影响,藏品持有人不愿在价格较低时拍卖,导致拍品数量明显减少。灵灵介绍:“比如一个瓶,十几年前花了20万元买的,现在可能行情也就卖到10万元。那只要不是特别着急变现,就留在手里不出好了。”

  灵灵提到的价格下降,从近期的几次拍卖也可窥见。

  在今年4月结束的2024年香港第一轮春拍上,3家知名拍卖行,苏富比、香港嘉德和香港保利拍出了25.95亿港元的总成交额,比2023年3家的秋拍成交额下降了33.68%,同比2023年春拍减少了44.53%。

  线下拍卖耗时长也是个问题。以单件拍品为例,按照灵灵的经验,从开始公告征集到最终结款,至少需3个月至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卖家,手里边有货的人,觉得你这个回钱回得太慢了,而且事儿还多。拍卖行为了挣钱,(卖家)也不愿意走这么长(的流程)。”此外,国内拍卖市场造假的现象也不少,有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

  整体环境不好的情况下,小型拍卖企业能拿到的佣金也在减少。今年上半年,苏富比拍卖行公布了新的收费制度,首次降低了买家酬金。在业内看来,在拍品征集难、成交率走低的市场环境下,这类调整是不错的市场调节机制。

  但大公司降价,小企业自然很难再维持此前的佣金模式。灵灵认为:“肯定会有小公司跟着这么做。下调之后,相当于我少抽了你(卖家)的佣金,你拿到的多了,就更愿意把东西拿出来了。但下调的话还是有一个度的。如果下调到拍卖公司都不爱做这个事儿了,100万元的瓶子我只抽你1万元、2万元,那我们就不做了。”

  如此一来,线上模式几乎成了拍卖公司的必然选择。据灵灵介绍,线上直播拍卖已经火了几年,凭借周期短、相对透明等优势,在国内已经成为主流。“你要搞线下,场地、征集,工作人员的出差,那些费用其实是很高的。但是线上这些全部都解决掉之后,场地、人员这些可以节省很多成本。”

  更为关键的是新航代理,部分拍品,如瓷器类,目前最主流的还是依靠专家的“眼力”。知名专家和大IP有很大的个人溢价空间。“古玩这一块儿、艺术品这一块,是非常看这个附加价值的。在我手里的东西跟马未都手里的东西(即便是)一样的,价格可是天差地别。”灵灵称。